大兴社区

=


您没有登录。 请登录注册

乌木金丝楠,不得不说的国之重器

向下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1 乌木金丝楠,不得不说的国之重器 于 周四 六月 26, 2014 7:44 am

(记者/苏清杰)6月23日, 记者以《金丝楠背后上演的商业大战》为题,报道了红木和金丝楠之间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。 没想到,新浪、搜狐、腾讯、网易、央视、光明、凤凰、人民、新华社、经济日报社、中国日报社、中国新闻社等国内外2700多家媒体相继转发,把该标题百度一下, 搜到的相关条目竟有200万之多。
金丝楠和红木之间这场持续了四年之久,有可能还将持续下去的商业大战,为金丝楠尤其是乌木金丝楠带来了太多的误解和误读。正因如此, 中国收藏协会副会长谢启晃教授和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董青,都分別向记者推荐说: 要想为“国木”正本清源, 你还是到北京东方神木文化交流中心,让王明亮主任不仅告诉你什么是真实的乌木金丝楠,同时你也可以在他的乌木金丝楠珍藏馆,看到市场上绝对看不到乌木金丝楠国之重器。
记者只好再次拨通了北京东方神木文化交流中心51715019的电话,待和王明亮主任约定后,再次来到位于北京紫竹公园西侧的乌木金丝楠珍藏馆。
不得不告诉你,金丝楠红木之战没有嬴家
曾经长期从事拍卖工作的北京东方神木文化交流中心主任王明亮, 是国内最早大批收藏顶级乌木金丝楠的藏家和权威专家之一。早在上世纪末,王明亮到四川出差,偶然得到一件乌木金丝楠摆件,他不禁被小摆件上那变化万千的簇簇金丝所吸引,同时也从小摆件上看到了未来的乾坤大世界。从此,他一改多年的字画收藏, 全身心都扑向了乌木金丝楠。
当记者说明了再次采访的来意后, 王明亮主任叹道: 在收藏市场上, 象金丝楠和红木打到这般程度的并不多见。如此杀敌一万,自损八千,何苦来着?我可以负责地说,这场商业大战,没有真正的赢家。这种连最基本的事实都不顾的恶意攻击,正应了曹植那句话:本自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特别是近段对强加在金丝楠特别是乌木金丝楠身上的不实之词,到了不得不正本清源的时候了。
王明亮主任介绍说:金丝楠是近两三年来才刚刚兴起的新兴收藏门类,特别是乌木金丝楠家具,涉市之初,藏家无不看好它的美好“钱途”, 甚至有顶级藏家预测,乌木金丝楠将会和紫檀、黄花梨一样成为收藏人士追捧的对象,并有可能像劳斯莱斯车一样成为全球顶级奢侈品。因为乌木金丝楠一是具有极高的文物属性,一根乌木金丝楠就是一部历史,就是一部传奇,是值得国人倍加珍惜和呵护的民族瑰宝。二是具有极高的艺术品属性,每件乌木金丝楠都历经千百年的风雨沧桑,但流传至今依旧温润如玉,璀璨如金,具有慑人心魄的艺术震撼力,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审美愉悦和艺术享受。三是具有极高的文化属性,乌木金丝楠是中国文化的集大成者,在它的身上,不仅体现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情趣,也最大限度地彰显岀中国的高雅文化。实事求是说,近年来登场的天价乌木金丝楠家具,撇开价格不说,从质地到造型到工艺,都代表了中国古典家具的最高成就。可如今,不要出一张案子3个亿,3千万也未必有人来问津。
不得不告诉你,什么是真正的乌木金丝楠
说起乌木金丝楠,王明亮主任如数家珍: 桢楠是楠木中品质最高的门类,而直径在80公分以上,树龄在500年以上的桢楠才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金丝楠。有“专家”说金丝楠木“千年不朽,万年不腐”这是不科学的。这仅指深埋在地下的金丝楠木阴沉木而言,暴露在空气中的金丝楠木木料并非不会腐烂,如果遭遇雨淋或者太阳暴晒,时阴时干,最终同样是朽木不可雕。

(北京东方神木文化交流中心乌木金丝楠藏品“罗汉床”)
乌木是阴沉木的俗称,一般表皮乌黑,它和我国红木标准中的“乌木”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。阴沉木的形成久远,据可考资料记载:远古时期,由于遭受到突如其来的地震、山洪、雷击、台风等重大的地理、气象变化,将大量的金丝楠,当然也会有红椿、麻柳、青杠、香樟等树种深埋于泥沙和沼泽地下,时间长达数千年甚至数万年,它们历经激流冲刷、泥石碾压,特别是在高压缺氧状态下,经长达千万年的炭化、氧化、醇化过程后, 形成了似石非石、似木非木的的植物“木乃伊”。阴沉木既具备木的古雅,又有石的神韵,其质地坚实厚重,色彩乌黑发亮,断面柔滑细腻,耐腐朽抗虫蛀,浑然天成。所以四川人称之为“乌木”,东北人称之为“浪木”、“沉江木”,西方人则称之为“东方神木”。故又称“碳化木”。 可以说此时的 “阴沉木”已远远超出了木材的范围,是人类日月变迁、斗转星移、沧海桑田的最好见证,经日本量子科学仪器检测,乌木在广收天地灵气后,有着超强的能量,其乌木能量远超过天然水晶的量场能量,具有极强的安神定魄之功效。中国传统文化也认为,乌木在地底下埋藏千万年而不腐,已具有大自然的灵性,能辟邪、纳福、招财等等,这就越发显得弥足珍贵。在古代,达官显贵、文人雅士皆把阴沉木雕刻的艺术品视为镇宅之器,辟邪之物,传家之宝。

(北京东方神木文化交流中心乌木金丝楠藏品“莲花宝座”)
“金柜一号” 乌木金丝楠顶箱柜,高2.45米,宽2.36米,厚0.59米。整柜精选明清两朝皇家金丝楠征集地四川,沉积地下几千年的乌木金丝楠“影子木”,历经两年精制而成的。柜分两层,上置顶箱,一对合起为四件,故又称“四件柜”。 通体光素无华,惟以线条线脚点缀装饰,非常简洁明快。柜帽的喷沿“软角”,恰到好处;腿足方中见圆,浑润可爱;门框、门轴皆起混面压边线,精致细腻。整器的用料也非常讲究,立柱、牙板带“虎皮纹”;顶柜门板,下柜门板及下裙板均为整板。金柜正面金碧辉煌,耀人眼目,顶柜板面影子图案似浮云、似高山、似波纹,下柜柜面的影子图案为横向虎皮纹,错落有序、排列均匀。板面的影子图案绚彩夺目,大美天成,更衬托出了金柜的钟灵毓秀,给人以透明感,立体感。金柜前立柜更是选用了极珍贵的雨滴影子木制作。金柜内板与面板相呼应,在光线的照耀下,金丝闪闪。如此巨大的乌木金丝楠顶箱柜,竟是“一木一器”,即一根乌木金丝楠制作的一套4件的顶箱柜。
王明亮主任指着一张长2.05米,宽1.8米,高0.76米的明式三屏风独板罗汉床和一个莲花宝座说,这两件为“一木两器”, 即一根乌木金丝楠制作两件重器。 中科院考古所鉴定C14鉴定,制作这两件重器的乌木金丝楠,至少有1500年以上树龄,深埋在地下至少也有3400余年,通体金光闪闪,也许是历经千百年的岁月积淀,使之颜色高贵而含蓄,辉煌而内敛,典雅而温馨,金丝楠在不同颜色、不同强弱的光线照耀下更有不同的视觉美感,纵使光源固定,从不同角度欣赏也有全然不同的景观。金丝楠的美是流动的、立体的、纵深的,步移景换,光影摇曳,如梦如幻,令人心醉神迷,着实像一个千变美人,等待有缘人去欣赏、去发现。用手触之,细腻舒滑,有如婴儿之肌肤,甚至隐约会感受到木的微温和大自然生命的律动,确有天人合一之化境。伏下身去,乌木金丝楠散发岀的幽香,更是沁人心肺,增一分则太浓,减一分则太淡,难怪有“王者之香”之美誉。再加上浙江东阳木雕大师的精心雕琢,更使它厚重豪华,尽显中华民族的深邃、高雅和乌木金丝楠特有的“文琦静谧,卓尔不群”。
在北京东方神木文化交流中心,除去不大的茶室外,上下两层,全部陈列的是各式各样的乌木金丝楠家具、摆件、案几、凳椅,柜箱、奁盒、文房、茶器。由于乌木金丝楠天然的光泽纹理,这些家具器件被打造成品后,不用漆染,而仅凭其自身的光泽纹理,已巧夺天工。加上那特有的芳香,更赋予它气若幽兰的特质。
记者禁不住问:我曾目睹过某家具商价值3亿元的案子,和您的重器相比,那确实是小巫见大巫了。敢问您“一木一器”的一套4件顶箱柜,或“一木两器”的罗汉榻和莲花宝座,又能开价多少亿?
在业内一向以低调著称的王明亮主任笑了笑说:藏遇有缘人。尽管说乌木金丝楠是不能再生的稀缺资源,但一张案子3亿元,那是开乌木金丝楠的国际玩笑。但这“一木一器”的一套4件顶箱柜,或“一木两器”的罗汉榻和莲花宝座,每套2千万恐怕是物有所值的吧!
(作者 苏清杰:高级记者、资深收藏家、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)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