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兴社区

=


您没有登录。 请登录注册

贫困大学生梦圆金秋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  今年高考,贵州省盘县滑石乡七棵树村的董金成考上了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。一周前,董金成和父亲董朝明一起来到了县教育局,申请办理国家助学贷款。“这套程序连我都走熟了,家里三个孩子上大学,全是靠的助学贷款。”董朝明说:“这在我们那个年代,真是想都不敢想。而现在,我跟孩子讲,只要你能考得上,就一定能让你上。”
  随着“奖、贷、助、补、减”等多项高校学生资助政策体系的建立健全,上得起大学,如今已不再是一件难事。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田祖荫说:“学生资助是实现教育公平的重要手段,落实精准扶贫的重要内容。应助尽助,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,这是我们的底线。”
  一站式贷款,方便快捷
  贵州盘县珠东乡巴达克村的谈洪来,今年考上了六盘水师范学院。跟着录取通知书一道寄来的,还有一本《高等学校学生资助政策简介》。
  “我家里条件不好,爸爸身体有残疾,妈妈在家务农。高考后我还在想,如果家里真没钱让我念书,我该怎么办?后来老师让我别担心,说可以申请助学贷款、助学金。”谈洪来说:“当我拿到这本小册子,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我才放下心来。这不,今天我就是来办助学贷款的。”
  开学前的这几周,盘县的“圆梦金秋”助学贷款服务站,人来人往,异常忙碌。
  谈洪来一到服务站,志愿者李倩就走上前来:“同学,你是首贷还是续贷?身份证、户口本都带了吗?这台电脑是空着的,你先过来填表吧。”李倩今年大三,因为之前也申请过助学贷款,比较熟悉流程,所以趁暑假在资助中心当志愿者,帮助新入学的弟弟妹妹们办理贷款。
  在李倩的指导下,谈洪来填写并打印了网络申请表、复印了证件,通过了材料审核,最后签订贷款合同。“学费加住宿费一年5400元,贷下这笔款,我的压力就小很多了。把生活费凑齐,我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谈洪来说:“服务站真是方便,20分钟就全办完了,而且打印复印还都是免费的,太贴心了。”
  此外,盘县今年还首次启用了助学贷款微信预约平台服务。盘县学生资助中心主任刘志强介绍说:“平台每天放号500个,有条件的学生可以通过手机排队,依据预约时间到现场办理贷款。”
  手续全部办完后,谈洪来将会收到银行的一张贷款确认单。只要他将这张确认单交到学校的学生资助管理中心,银行就会和学校进行对接,将学费自动划拨给学校。
  像谈洪来这样,通过国家助学贷款圆了大学梦的孩子还有很多。作为助学贷款的主力银行,截至2015年底,国家开发银行已经在全国26个省份的2070个县,累计为1524万人次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发放了879亿元的助学贷款。2016年的助学贷款工作正在进行,预计将有300万大学新生获得贷款,贷款总额将超过180亿元。
  全方位资助,全程无忧
  信用助学贷款解决了学费、住宿费的问题,那么生活费、书本费等,又该怎么办呢?
  “在资助体系日臻完善的今天,贫困大学生们完全不用发愁。”田祖荫说:“近年来,国家已建立起覆盖学前教育至研究生教育的学生资助政策体系,在制度上实现了无缝衔接。在高等教育阶段,有国家奖学金、国家助学金、国家助学贷款、学费补偿、贷款代偿、新生入学资助、勤工助学、困难补助、伙食补贴、学费减免、新生入学‘绿色通道’等多种方式并举的混合资助政策。可以说,只要愿意学、好好学,就不会发生上不起学的情况。”
  贵州盘县红果镇邓家坡村的邓奇林,是资助政策切切实实的受益者。如今已在合肥工业大学读大四的他,盘点起自己受到过的资助、奖励、补贴,仍然心怀感激:“四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收到录取通知书,第一时间就到县里办了国家助学贷款。之后,我又从县教育局领到了1000元的新生入学资助。这笔钱让我和我爸有了去合肥的路费,这也是我爸第一次走出县城。”
  “在学校,我申请了国家助学金,每年有4000元。勤工助学岗位,每周两个半天,不耽误学习时间,还能锻炼个人能力,一个月也有300多元。再加上有时帮老师做做项目、到外面做做兼职,正常开销基本都能满足。我要好好学习,8000元的国家奖学金、5000元的励志奖学金,我一定要争取拿一次。”邓奇林说:“本来想大学毕业后直接工作的,后来我发现研究生资助政策也很给力,现在正在考虑继续读研。”
  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高校处处长周春树介绍:“除了奖助学金,其实还有很多专项资助。比如,在教育部直属六所师范大学实行师范生免费教育;对自愿到中西部地区和艰苦边远地区基层单位就业的学生,补偿学费或代偿助学贷款;对应征入伍服兵役的大学生,实行学费一次性补偿或代偿助学贷款……2015年资助高校学生总额达847亿元,共资助学生4141万人次。”
  “如果对资助政策仍有不清楚的地方,可以拨打教育部以及各地、各高校的学生资助热线电话,我们将做到‘件件有说法、事事有落实’,切实为学生解决问题,保证每一个学生都上得了学。”周春树说。
  在精准和育人上下功夫
  邓奇林的妹妹邓玉环今年也考上了大学,比哥哥更幸运的是,邓玉环拿到了贵州省专项精准扶贫资助。“前些天刚领到4830元,包括助学金1000元,学费、住宿费等补贴3830元。”
  贵州省从2015年秋季学期开始,启动了教育精准扶贫学生资助政策。向普通高中、中职学校、普通高校本专科就读的农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子女,在确保享受国家助学金的基础上,提供扶贫专项助学金和免补学费、住宿费、教科书费等资助项目。全省2015—2016学年资助建档立卡贫困学生31.42万人,资助资金达10.32亿元。
  随着教育资助体系的日益完善,“上学难、上学贵”已成为过去。“但现行政策基本还是按比例资助,如何探索建立精准资助机制,是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。”北京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丁小浩说:“提高学生资助精准度、提升资助管理工作效率,就要推进信息化建设。建成以学籍为基础的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信息系统,并实现与人口、低保、扶贫等部门信息系统的对接和共享,这样就能为各级各类学校确认学生身份、认定家庭经济困难程度提供有力的技术支持。”
  如果说“精准”是学生资助在操作层面上需要努力的方向,那么“育人”则是资助理念上的进步。田祖荫认为:“学生资助不是简单的‘施粥’‘发福利’,而是要通过资助,帮助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走上自立自强、成长成才的道路。”
  从受助,到自助,再到助人,北京大学的刘晶晶很好地诠释了“资助育人”四个字。通过国家助学贷款和助学金,刘晶晶从老家来到北京大学。在学习之余,她积极投入到志愿服务活动之中:组建“电脑小队”,为师生和社区群众提供电脑维修服务;加入青年志愿者协会,参加义卖、支教活动;2010年暑假,她来到青海玉树,在玉树的两所小学建立起“北京大学希望图书室”……在接受资助的同时,她也在源源不断地向他人传递温暖。
  在大学校园中,还有千千万万个“刘晶晶”。这些家庭经济困难的大学生,心怀感恩、饮水思源,刻苦努力、拼搏进取,坚韧不拔、自立自强。在国家资助政策的支持下,他们的人生必将开出绚烂之花。

查阅用户资料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